投资有风险,认购需谨慎

马斯克的中国工厂 vs 曹德旺的美国工厂

01

埃隆·马斯克是个雷厉风行的人。

今年3月一篇广为流传的文章里,某特斯拉员工讲过一段故事:

“某个周五,一船的特斯拉Model 3刚在比利时泽布鲁日港靠岸,马斯克就给交付团队主管发短信说:你们今天必须交付300辆车,不然我明天就来了。这个团队当天拼死拼活,只交付了3辆。

第二天周六,马斯克在公司里质问:欧洲大陆有几十万人等待交车,车也到了欧洲,你们为什么交不了货?他脑海中觉得,只要物理可能,什么法律啊,交通啊,星期几啊,统统是狗屎。”

不止一家外媒报道过类似的事:如果一名高管对马斯克说“这不可能”,结局多半是被当场开除。马斯克不相信“不可能”,而在他接管你的工作之后,不可能真的会变成可能。

“马斯克甚至撒尿都快,跟消防水枪似的。”SpaceX前高级工程师凯文·布罗根回忆说,“他真的很匆忙。”(来源:Business Insider)

上周,马斯克来到中国,参观了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,还和马云进行了一场史诗级尬聊。

他说,上海超级工厂非常令人震撼。“实话实说,在我此前的人生里,从没见过什么东西建得这么快。(I've never seen anything built so fast in my life before, to be totally frank.)”

563

“而且我看到了一些疯狂的事情……我真的认为中国是未来。”被疯狂的马斯克称为疯狂的,大概是疯狂的二次方。


02

马斯克对中华传统美食情有独钟,被网友们拍到过三次:

第一次是2018年7月,和团队在上海街头吃煎饼;第二次是2019年1月,和女友在簋街吃老北京涮肉;第三次就是几天前,在“西四包子铺”吃包子。

醉翁之意不在酒,这三个时间点颇堪玩味。

2018年7月,马斯克来华,为的是特斯拉与上海临港共同签署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。这对双方来说都是第一次:特斯拉的第一个海外超级工厂,中国的第一个外商独资汽车工厂。

此前,2018年特斯拉股东大会上,马斯克曾宣布上海新厂名为“无畏舰(Dreadnought)”,2020年开始投产。

2018年10月,特斯拉以9.73亿元拍得上海临港86.5万平方米工业用地。

2018年12月,项目基本完成土地平整,工地接通临时用电,拿到第一张施工许可证。

2019年1月,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(一期)正式奠基,马斯克与上海市长应勇共同出席仪式。一片严肃整齐之中,某人格外活泼。

645634

2019年4月,工厂桩基施工完成,开始搭建厂房钢结构。

2019年5月,厂房钢结构基本搭建完成。

2019年7月,特斯拉公布上海超级工厂首批内部照片,已经开始安装生产机器人和大型冲压机。

2019年8月,项目取得首张综合验收合格证。

一般的汽车工厂要建18-24个月,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从拿地至今不到12个月,7*24小时施工作业,进度超出预期,今年年底即将正式投产。

8月底,马斯克来到中国,表达了一番惊叹,吃了那顿包子。

756534

或许有人会问,工厂在上海,马斯克怎么总去北京吃?

2018年7月签约之后,马斯克到北京见了国家副主席;2019年1月奠基之后,马斯克到北京见了总理;2019年8月参会之后,马斯克到北京见了交通运输部部长和工信部副部长。

入乡随俗,要懂吃也要懂政治。

8月30日,工信部发布第二十六批《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车型目录》,特斯拉全系11款车型都在名单上,成为外资独资汽车厂商中的首例——这就是马斯克的收获。

而站在中国的角度去看,这是在中国与美国贸易摩擦大环境下向外商示好,也是在新能源汽车市场里扔进一条鲶鱼。


03

曹德旺是个信佛的人。

2014年起,他在美国投资建设了一座汽车玻璃工厂,建在俄亥俄州通用汽车的废弃厂房之上。为“铁锈地带”解决了就业,又增进了两国交流合作,他觉得这事挺圆满,就想找当地纪录片导演拍一部宣传片。

人家不愿意,曹德旺索性“让他们拍一部他们想拍的影片,怎么拍都可以”。

在特斯拉中国工厂验收成果之际,这部名为《美国工厂》的纪录片也在社交网络上流传。

片里片外,曹老板都展现出了巨大的包容。“美国工人效率低,产出低,不能管的”,他接受。中国员工向他提议,在美国工厂的前台挂两幅画,一幅代表中国,比如说长城,另一幅代表美国。曹德旺说:不要,就挂美国的吧,入乡随俗,不要去刺激他们。

523432

唯有一件事他不容忍——工会。“因为工会在这里,会影响我们的劳动效率,直接影响我们的企业效益,会造成损失。我是很明确的态度,工会进来,我关门不做了。”

然而美国工人偏偏要工会。纪录片的叙事核心偏偏是工会。这就是一个“社会主义老板到资本主义国家建厂,然后阻止资本主义工人建立工会”的故事。

投资之前,曹德旺没有预料到工会势力如此之大。

站在美国工人的角度去看,要工作尊严,要安全保障,要优渥薪水,不要加班,不要KPI,不要随意辞退——所以支持工会。

工作怎么能影响午餐呢?

站在中国老板的角度去看,2017年1-10月份亏损了4000万美元,工厂要效率和盈利,工厂要活下去,才能谈其他的一切。

美国工人的背后有UAW(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)的支持,中国老板也重金聘请了咨询公司。决定双方命运的是一场全体投票,表决是否建立工会。

厂方通过加薪、游说工人、辞退支持工会的工人等手段,最终以868票对444票成功阻击了工会。福耀美国工厂也在2018年实现了盈利。

但在影片结尾,曹德旺殊无愉悦的心情,他说:

“当我生活在过去那个落后中国的时候,我倒觉得很快乐,当我今天跨入现代社会,各方面资源都上来的时候,却总有一种很大的失落。我很难回到原来那个蝉叫蛙鸣的时代,看着田野上的鲜花小草。这几十年里,我拼命开工厂,是不是破坏了人家的环境与安宁?我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有功之人还是有罪之人。”

54634

霹雳手段与菩萨心肠,原本就很难分辨。


04

或许,《中国工厂》是一个关于效率的故事,《美国工厂》是一个关于尊严的故事。但当马斯克与曹德旺、特斯拉与福耀的厂房交替出现在我眼前时,取代效率与尊严,让人不断想起的是吴老师的那篇《天真与感伤》。

“天真的人以事业的成就与财富增长为存在的第一要义,在他们的世界里,所谓的道德与底线,都与交易和成本有关。感伤的人总是在怀疑中不断地摇摆和质问,会经常地反省自我,提醒自己的所作所为受到时代的限制。”

天真的人充满勇气,而感伤的人充满怀疑。

一个天真的马斯克,来到一个渐染感伤的天真中国,便有了中国工厂的故事。一个感伤的曹德旺,去到一个想要重回天真的感伤美国,便有了美国工厂的故事。

天真与感伤,说不出孰优孰劣,就像效率与尊严,说不出孰重孰轻。中国工厂与美国工厂的故事,俱是镜鉴。我们唯一能做的是,保护那种天真,同时理解那份感伤,保持那种效率,也拾起那份尊严。

关于我们
公司简介
企业文化
联系我们
新闻资讯
业界新闻
公司动态
阳光私募
联系我们
  • 地址:北京市通州区中山大街北京ONE大厦1006室
  • 电话:400-069-2855
  • 邮编:101149